当前位置:主页 > E普生活 >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

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时间: 2020-07-16   来源: E普生活 阅读: 809
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接受本报专访,从在医院推行的各项医疗改革试验,谈到香港医疗制度可参考的地方,他说不在其位,改革还靠有魄力的政府推行,方能浴火重生。(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医院急症室设一条绿色通道,以免紧急送院抢救的病人要穿过轮候大堂,造成混乱,阻碍救援时间。(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急症室为儿童闢出一个空间,卢宠茂说这亦是基于市场导向的概念,从病人求诊需求出发,改善医疗环境。(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樊洁玲(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未来城市:香港医疗改革 可向深圳偷师?

「政府无义气﹗护士捱义气﹗病人就断气﹗」香港护士协会发动今日游行,向政府反映面对冬季流感高峰期的沉重工作压力。

在过去一星期急症室求诊人次较高的周一,最多是屯门医院五百五十五人次,多间医院轮候时间超过八小时。

在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几乎天天往返港深的院长卢宠茂接受本报专访,说医院今个月亦应付过急症室逾八百人求诊的一天,即使非紧急的病人,轮候时间也不超过两小时。

他形容内地的医疗服务体制是市场主导的「资本主义」,香港倒是「社会主义」,「若以企业、市场来说,要病人等八个钟,是绝对失败」。从管理港大深圳医院经验看香港,他说香港医疗需要彻底改革。

如何改革?「可能要火凤凰啰,死了重生。」引入市场化概念 提升医疗服务水平

「具备少少市场化的概念是好事,不是说搵钱、上市,而是似企业有一种概念,令服务水準提升。」卢宠茂展示手机裏的本月急症室数据:「(求诊人次)六百多是相对少的数字,最高的一天达八百一十七,儿科佔超过一半,因为深圳人口很年轻,平均人口年龄约三十三岁。儿科门诊周日休息,急症室人数自然到了高峰。」他表示日日都在紧密监察,想方设法将急症室轮候时间再缩短些。「今年的流感应对,我们希望病人事先可通过电脑系统,告诉我们症状,头痛、发烧、咳嗽等,能有个初步诊断;第二,一来到就做个流感快速测试,阳性的就隔开。」

调派全科医生帮忙看症

记者在急症室遇上曾服务玛丽医院急症室、现职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急症室主管的樊洁玲医生,她解释此处设发热门诊,「其他求诊的人不会被感染,另外速度也快些。我们每星期会与医院管理层商讨人手如何支援调配,好快有response」。她说流感高峰期工作量「多了很多」,「但轮候时间上也没妥协,人流太多会衍生更多问题,所以香港很危险。香港要想办法,大家同心合力很重要,医生护士协调,同事自动加班,当然会补番时间」。卢宠茂指出病人轮候时间一拖长,病人不断求助,洗手间及泊车位等设施亦不敷应用、长者亦需特别看顾,对医护人员造成很大负担。「我们每天下午二时到十时会派全科医生落急症室,最忙时间是黄昏,五时门诊收了,吃过饭睡觉前人们觉得唔妥,还是看看急症比较好。全科医生八小时能看六七十个症,慢些也四五十个,不就消除了急症室的压力?大家都好。」

此外急症室特设儿童专区,「将大人小孩分开,因为小孩不舒服会哭」,以此减低混乱情况;另设「绿色通道」,为最紧急病人送院抢救时专用。卢宠茂认为急症室设胸痛中心亦值得香港参考,「香港的公立医院只有玛丽医院能做二十四小时通波仔」,他笑说,「所以玛丽周边的楼贵些是有原因」。伊利沙伯医院及广华医院二○一八年十一月起合作提供相关服务,有指服务掀心脏科医生离职潮,九龙中医院联网总监卢志远曾否认,港岛东医院联网总监陆志聪亦表示拟将服务扩至港岛公立医院。

轮候时间成拨款关键?

人手紧绌、牀位迫爆、服务排长龙,公立医院的苦况,香港人已见怪不怪。卢宠茂反问:「香港人嘈了之后又点?流感来了,香港急症室要等八小时,现在甚至十小时、十二小时,现在的倾向是愈讲得长愈好,然后资源便会来。电视、报纸日日讲,迫爆急症室,然后政府做了什幺?上年我好记得,政府给了五亿医管局。今年一定会再嗌高(急症室轮候时间),十个钟、十二个钟,为什幺?再讲耐啲咪又攞多啲钱。」他批评医管局用轮候时间作为KPI(关键绩效指标)「其实是好蠢的一件事」,「只会令人不做事,让时间拉长」,「一个病人在急症室等八小时,其实绝对不可接受,虽然有些香港管理层觉得不急,但流感的人坐在急症室,交叉感染很厉害,发烧与不发烧坐在一起,八小时几多交叉感染?」

香港医疗属「社会主义」体制?

港大深圳医院是深圳市政府全额投资、由香港大学管理的公立医院,二○一二年年起营运,卢宠茂自二○一六年年底开始接任院长。他将医院实行的模式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绿色医疗」,形容香港公营医疗服务由医管局中央统筹、资金靠固定拨款、员工薪酬为固定工资、强调专业化及公益性等,是「社会主义」医疗体制;内地则是自负盈亏、由市场主导、员工可获奖金、企业化及市场化的「资本主义」医疗服务。「融合两地优势,有公益性又有些市场化的灵活性,就是最好」。谈香港医疗改革,他说:「我在这裏看到很多香港可以做到的。香港的制度要改,我不是说市场经济,不是搵钱,而是理念。『以病人为中心』,係人都啱听,你做过什幺解决问题?是负责的人应深思。所谓市场主导,其实是以病人为中心,解决他们的问题,而不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只为争取资源。」

深圳求医港人渐多

「如果屯门的急症室要等八小时,我有想过找架车,不必是救护车,用旅游巴载病人上来我们急症室,看诊后送他回港,我想也不需八小时。当然有人说你估咁简单咩,我知不简单,但要想办法,不要只让他们等。」卢宠茂在港台节目《走过四十年》中提到,医院病人约1.8%是香港人,「住院都有香港病人,觉得在公立医院等太耐,来我们这裏做手术」。医院的香港居民就诊人次从二○一二年的三百五十一升至二○一七年的二万七千九百二十七,去年截至十月为二万六千三百二十,当中包括现于深圳及香港居住的港人。

「很多长者在深圳养老,香港赛马会深圳复康会颐康院大部分是香港老人家,一大病一场要住院,就要回港,便不再回来。」现时香港长者可在港大深圳医院使用医疗券,不过只限门诊,不可用于住院,中医、急诊、眼科等都是热门科室。卢宠茂称向政府提出可用医疗券或其他模式为香港长者提供住院服务,以及在香港病人同意下资料可在两地相通。「救护车也是两地不通,病人送到边界要换车,我们问过食卫局能否搞通?它说牵涉很多部门,两地的海关、入境处、运输署。」

内地多罕见病个案 可供港医护学习

这天访问,记者与几名香港医生在早上七时十五分乘医院专车从九龙塘地铁站到位处深圳福田区的医院,连过关用了一小时。卢宠茂在节目提及约五十名香港医生每天上深圳,主要负责管理及培训工作。对于医院曾被指影响港大医疗人手,他指「好多医生原本流失去私家,因为医院而增加了职位,留住了他们,如泌尿外科的罗光彦医生」。至于会否鼓励香港医科生到医院工作,他明言「这裏不请刚毕业的香港医科生,不是鼓励他们上来搵钱搵工,而是上来学习」,并提到在香港的罕见病例如玻璃骨,「我们成立了成骨不全中心,不到三年诊治了三百个玻璃骨小朋友,差不多每星期都有手术」,可参考的个案多,对香港病人及学生都有帮助,而港大医科生、护理学系学生也有到医院上课。医院亦培训内地医科生,问他如何看内地医科生来港工作的可能?「香港有人,只是设备不足,我点培训(内地医科生),他们都去不到香港注册,香港医生不必担心被抢饭碗。」

「天水围、流浮山就在对面,日日都望到,不会觉得homesick。同事夜晚有急症,半夜三更都上到来,我都试过夜晚十二点钟自己揸车上来。」记者问,新住院楼建成后又增一千病牀,医院地方大,香港这点总学不来?「你现在看两边,哪边冇地?以前偷渡说向光的地方去就是香港,现在这样想便错方向了。深圳关口起晒楼,香港那边全部是荒地,我每次去新界见到烂车场、村屋……」他笑,「我知道再讲下去会触动很多人。唔好话畀我听冇方法,是整个制度各自为利益,医疗就受掣肘,确实香港过去十多年在医疗上是落后,也没怎幺建医院」。

他亦认为医科生要有责任感,「为何我们的医生那幺快出去私人执业?很多学生入医学院时讲到好想帮人,要服务市民,但一考到试做到专科,好快就走,很多说公营医疗太差,很辛苦,当年你说想帮更多人,有没有想过在公立医院服务番咁上下时间?制度点唔好,大家一起去解决,而不是个个跳船就可以解决到。推冧咗公营医疗,係好危险㗎。有些事一定要公营做,多功能的急症要靠公立;複杂病例在私家做做吓都返公家;穷人亦要照顾;最重要是培训,个个走晒出去,边个训练医生?」

内地医疗弊病如何改善?

内地「市场主导」弊病都不少。病人看诊事无大小先「打点滴」(吊盐水)、住院先塞医生一封「红包」,这些内地医疗的陋习,港大深圳医院都针对问题改革。近日医院出现的事故及纠纷,亦令卢宠茂体验更多。去年七月新生女婴夭折,院方十二月发声明致歉;紧接本月初,一名八岁女童在医院求诊后于家中死亡,事后曾有二十多名自称死者家属到急诊科,医院称警方已依法处理有关闹事者。卢宠茂称,院方已找三名专家对女童样本「做高水平的测试,找出原因,尽快有报告,尸检则有第三方去做」,他说:「所有医院无可避免有医疗事故发生,病人有不如意事发生,不一定是医院的错,只是我们客观看有没有出错,有错便公开检讨。内地不喜欢这样做,是市场主导的问题,有事发生要掩埋。」他不讳言内地政府「也有给我们压力」,「我跟政府都说是天意,碰巧一单又一单,如非有这些事,我们不能示範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香港很透明,医管局会公布事故」。

「日间是深圳人,夜晚是香港人」,住薄扶林的卢宠茂由医院安排车接载上下班,因家庭在香港不住深圳。劳工及福利局长罗致光说「当大家都一百二十岁,六十岁的人便是中年」,与医院签了五年约、将届退休之龄的卢宠茂就说:「我相信到六十岁都会继续工作,做什幺就到时再看。」会否选择在深圳退休?「我觉得唔需要啰,现在交通方便,高铁十四分钟就上到来」,他聪明地答:「到时就不是说香港人、深圳人,会告诉你,我是大湾区的人,周围去、周围都可以住。」

香港电台《走过四十年》第八集〈红树林之路〉

播出时间:一月二十七日(周日),晚上八时频道:港台电视31及31A文 // 曾晓玲图 // 冯凯键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介休L点生活|集本地资讯网站|互动媒体社区网|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管理 申博sunbet管理入口 申博包赢 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占成合作 申博77sunbet l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永利279999 申搏sunbet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