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翼生活 >前进国际3.观点》文化是特色不是隔阂,给创作者与出版人的备忘 >

前进国际3.观点》文化是特色不是隔阂,给创作者与出版人的备忘

   时间: 2020-06-19   来源: F翼生活 阅读: 261
前进国际3.观点》文化是特色不是隔阂,给创作者与出版人的备忘

近年台湾图画书创作在国际一再交出亮眼成绩,2019年波隆那儿童书展开幕前夕,特别製作「前进国际,台湾原创图画书,出发!」专题,从政策、观点、人物与版权等不同切面,纵横观照台湾文化创作环境及对外的竞争实力。

在观点篇,本文重现多场童书论坛中,各国专家对图画书製作的关键评述,藉由专业的评论,向出版人及创作者提出具体建言。

台北书展基金会自2017年起推出「国际出版品计画」,邀请台湾童书创作者及出版人提出正在发想或进行中的出版计划,从中遴选具有国际市场发展潜力的作品,并邀请创作者和编辑前往波隆那书展现场接受国际顾问的指导,希望透过聚焦找出新的国际市场出路。




2018波隆那书展台湾馆开幕酒会,左起插画家刘旭恭,台湾驻义代表侯清山,插画家刘韵竹,唐唐,王春子,邹骏昇,陈姝里。前排为台北书展基金会董事郝明义(周月英摄)

国际出版品计画并非一般的出版品奖励计画,而是藉由协助创作者与专家谘询、讨论、修改,进而提昇台湾作品的国际竞争力。

连续3年主持国际出版品计画的资深儿童文学评论者柯倩华,同时也负责策画于台北国际书展期间举行的「童书论坛」。她关注的核心焦点一直是:我们怎样才能把书做好,以及面对国际市场时,我们如何才能展现出台湾特色。

柯倩华指出,所谓台湾特色,并不侷限于台湾主题或素材等表面形式,而是能表现出本土创作者的思考观点和艺术特色的作品。创作者对于议题展现出独特且成熟的诠释思维和艺术想像力,作品才有真正的原创精神。




童书评论家柯倩华于2018波隆那书展台湾馆,主持书展观展心得分享会(周月英摄)

不要害怕简单

法国Actes Sud出版公司艺术总监卡密.巴岱(Kamy Pakdel)两度担任国际出版品计画顾问。他指出,台湾的作品都有同样的问题,就是太複杂:整个画面有太多东西想讲,以至什幺都讲不清。2017年的谘询会上,他询问每个创作者的第一句话都是:「你能否用3句话告诉我你的故事?」若无法办到,表示作者还没想清楚,才需要用很多很多话来解释。




法国Actes Sud出版公司艺术总监卡密.巴岱(Kamy Pakdel)(取自台北国际书展官网)

另一方面,巴岱也表示,做童书的人不能只看童书,必须有更强的养分来帮助,因为童书是化繁为简的作品,若表面简单、内里也简单,就没有力量可以穿越时空。

柯倩华说:「其实好的点子并非全部都要放进同一本书里,一个点子说一个故事,不是反倒能持续创作吗?很多名着、图画书,事实上都还满简单的。」

针对这点,资深童书作家几米也说:「我做过非常繁複的《地下铁》、《时光电影院》,但我做童书《同一个月亮》时,就给自己一个使命:要非常非常简单,而且一定要在32页以内完成,绝不能超过。可能我做过太多书了,所以我有自信,因此也不怕简单。」

他说:「不管作品再怎幺複杂,我都有个主轴,比方《向左走.向右走》,无论故事怎幺变化,都紧紧抓住向左走与向右走;或像《地下铁》,无论角色如何上上下下,都不会脱离地下铁这条脊线。但这也不能急,创作就是要不断练习,你才知道哪些是可以放掉的。」

合理性与精确是基本要求

巴岱的指导採取一对一的谘询方式,接受过指导的创作者无不表示受益甚多。然而这些专业的建议仅有单一创作者接收到,殊为可惜。书展基金会因此改变策略,2019年改採半开放式的「工作坊」,邀请几米担任顾问,从报名作品中遴选出3件作品,由几米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并在创作者与出版社的同意下,于「童书论坛」中公开讨论。

几米的任务是尝试去理解创作者想表达的意念,用较好的图像语言或版面设计,把创作者想说的话说得更清楚、更漂亮、更感动人心。

柯倩华强调,文学类图画书没有对错的问题,然而就文本分析的角度来看,还是可以从主题、情节、角色、场景、风格等逐一检视。因此遴选的作品着重在「适合讨论」,其中的问题或特色具有某种代表性。




在国外竞赛或销售的场合,面对不同文化背景的评审或买家,主题、情节、角色、场景、风格等都是检视重点。(来源:波隆那书展官网)

几米是资深画家,有丰富的创作经验,能体会创作者的想法,目前作品已售出的国际版权有191种,华文地区无人出其右——这个数字代表的是,他的图像传达性与穿透力非常强大。几米也是很好的艺术指导,他在广告公司担任过十几年的艺术总监,有关注全局、析理全书结构性问题的能力。

2019年台北国际书展「童书论坛」的这项新措施,就在创作者与编辑求好心切、奋不顾身,以及柯倩华与几米一路战战兢兢,「靠着互相鼓励活下来」的状况下,齐力追求「让我们一起把书做好」的目标。

几米在进行细部解析前提到,友人曾到英国跟知名插画家昆汀.布雷克(Quentin Blake)学艺,一个月见面半个小时。布雷克通常只问「为什幺」:你为什幺这样画?为什幺要这样写?但这个「为什幺」非常重要,几米说,当一本书完成后摆放在书店时,作者没办法逐一回答读者的各种为什幺,所以必须在书中就把它解决掉,让所有人都可以理解为什幺你要这样画,你要传达什幺。

「你要花很多时间来思考为什幺。编辑、插画者和文字作者之间存在太多为什幺,如果没有好好解决,这本书就会变成有点怪怪的。」

几米总结图画书的创作,提出两项要点:

首先是合理性。所有创作都需要有合理性,但很多童书中的合理性常常是被忽略的,彷彿儿童作品要发挥想像力,要给人惊喜,就可以出现各种突梯的情节。所谓的合理性并不一定是现实生活的合理,而是在作品中营造的细节必须合理,否则就会引起困惑,不懂为什幺。

其次是精确。故事叙述时如果不够精确,就没办法传达真正的意思。不管是文字、图像或者图文搭配,如果可以更精确一点,就能解决掉非常多的困扰。




几米于2019国际书展童书论坛工作坊(台北书展基金会提供)

合理性与準确性也是编辑在面对创作者时,比较容易切入的点。创作者往往天马行空,有个人的艺术表现,若以合理性与精确做为判準,双方可以各自后退一步,比较容易得到共识。

几米并举大卫.威斯纳(David Wiesner)为例:威斯纳在《疯狂星期二》这部经典作品中画了非常多的青蛙,而在此之前,他先拍摄一只青蛙,雕塑出立体模型,再用摄影机从各个角度拍摄这只青蛙,然后才去画它。




出自格林文化官网

几米强调,「并不是每个作品都要用这种手法,只是像威斯纳这幺重要的人物,也是一步一脚印去完成作品。因为他从这幺认真严肃的态度出发,用这幺精密的画法,这个故事才能打动孩子的心。」

文化是你的特色,但不要成为隔阂

自2017年开始,柯倩华在波隆那书展期间,每日于会场与同业及时交流,期待撞击出「内行看门道」的参展/观展心得与火花,并协助台湾创作者从中获得养分与启发。

分享会的目的,是帮助台湾的参展团队找出自己的创作与这场国际盛会的关联。柯倩华说:「每个人都带着目的来到这里,我们所看到的东西,能够为我们的工作带来什幺样的启发与养分,这才是重点。」

虽然台湾馆做为推广平台,努力放大台湾能见度,但最终还是必须靠创作者的「作品力」。柯倩华说:「我们无法强迫别人单纯因为喜欢我们,就达成版权交易,重点还是在作品,我们应尽可能从现场知悉国际趋势,来对应自己未来的创作方向。」

在2018年波隆那书展的分享会上,柯倩华指出,主题区的马努叶尔.马尔索(Manuel Marsol)特展十分值得观摩。




2018年波隆那书展西班牙画家Manuel Marsol的特展(来源:波隆那书展官网)

马尔索是前一年国际插画新人奖得主,特展除了展示他的作品,并循环播放专访影片。在观摩之余,创作者得以反身自问——假若拥有这样的平台机会,我该如何展现自己?促销自己的创作?

柯倩华坦言:「我们的创作者通常提供的自我介绍都不尽理想,似乎不知如何在有限的文字里展现自己的特色。假如我是读者,看到『我喜欢捡石头、喜欢看蓝天白云、喜欢散步』这样的自介,会受到吸引吗?这类介绍对于认识创作者来说是无效的。专业的作法,最好是以激发对方想与你合作的角度来行销自己。」

「马尔索的作品很多源自西班牙的民间故事,他喜欢旅行,接触很多西班牙传统地景,那些色彩、线条都表现在他的创作里,都是他灵感的一部分。但在成书前,他还是会去设想『传统最有趣的部份是什幺?』然后把焦点放大,并内化成为自己的。」

有文化特色便容易吸引关注,日本跟韩国画家擅于把自己国家的文化元素放进创作里,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们并非把文化原原本本搬到画面上,而是会运用现代的、相当个人化的艺术形式来表现。

柯倩华说,假使台湾的10个画家都画很写实的台南孔庙,这只能证明画家在技巧上下过苦功,倘若作品缺乏个人特色,在出版市场就很难出线,这是创作者必须加重思考的问题。

「评审有句话,『文化是你的特色,但不要成为你的隔阂』。我们做书的时候,不能只想到台湾的读者与市场,不管现在做不做得到,至少认知里必须思考海外市场,把整个世界当成你的舞台,只要有这个目标,机会并非不可能。」

台湾提供给世界的观点或想像是什幺?

柯倩华将创作者比喻为树,许多国外名家已经结了甜美的果实,带给人们快乐跟养分。「以台湾近年的成绩来看,我们的创作者普遍也都是很好的树,但尚未结出很好的果实。我们提供给世界的观点或想像还不够有力量,所以在国际竞争上相对较弱。」

柯倩华说,想像力是原创的基本,但不是指超乎现实、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以马尔索为例,他的想像力奠基于过去民间传说的脉络,文化是他的养份根源。他对自己有所期待,会自问:「我做的故事将来会不会成为传说?」他追求的并非「我的书可以教小孩什幺?」这个层次的想像,而是能否成为通过时间考验、流传很久的作品。

柯倩华强调她并非否定教育意义,但「可以教什幺?」不是艺术家的思考,若希望图画书能有更好的表现,就不该拘泥于教科书般的思考方式,还必须有艺术或文学特色。

2018年波隆那书展会场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发布该组织在世界各地推行的计画与成果,例如为难民儿童选书、设立阅读站;在尼泊尔、印尼、墨西哥、祕鲁、纽西兰等地设计了许多阅读推广计画;在法国推动阅读计画奖,更预计在巴基斯坦设立640个图书馆等。




(取自ibby官网)

柯倩华说:「当我听到这些国家,便想到我们脑子里可能从来没想过这些地方的孩子,我们的世界彷彿与他们无关。可是对IBBY来讲,这全部都是儿童阅读的世界。试着想想,如果台湾要挑一些书送到那里,我们要挑什幺书?这同时也显现我们创作的世界观有多大。」

柯倩华说,2017年波隆那插画展上有句话令她十分动容:「艺术家们、童书的创作者们,你们是全人类的资产,是整个世界的资产。」期许不同国家、民族的人透过童书,彼此减少偏见、互相了解。童书是很好的桥樑,并鼓励大家一起思考。

舞台放大,想像力的刺激也更大

插画家唐唐回想十几年前初次踏进波隆那书展会场时,对各国间作品落差的感受十分震惊,但2018年再度访问波隆那书展时,他发现台湾创作的语彙已逐渐迎头赶上,即使在云集的各国作品中,也可以明显感受到属于台湾的氛围。




2018波隆那书展观展心得分享会,发言者为插画家唐唐(周月英摄)

「在台湾,创作者的作品零星四散,反而看不到这种凝聚。平时我们只会想到自己身边的竞争者,但来到这里,舞台被放大了,想像力的刺激也很大。以前会为了赚钱违背自己风格接案子,现在这种想法再也回不去了。」

唐唐认为,除了创作者,出版社的思维也需要成长与转化。假如出版社能多给予实验性作品一点激励,台湾创作者会更有进步的空间,否则想像力放在每个人自己的口袋,就没有前进的机会。他并提到,有时编辑与创作者之间还会有过犹不及的状况,例如编辑害怕提供作者意见,或作者过于依赖编辑意见,认为是销售保证,这样的关係都不是很健康。

曾旅居英国与西班牙一段时间的台湾插画家陈姝里,同意许多台湾并不熟悉的欧洲绘本,实验性都非常强,包括她自己在西班牙出版的绘本,就是一本非常贴近个人风格的书,或许不适合台湾市场。陈姝里曾比较过英国、西班牙和台湾出版业分工的差异,发现台湾出版社往往一个人要照顾许多本书,工作量大,久而久之产生保守公式,最后造成很多童书看起来都很雷同。




2018波隆那书展中插画家邹骏昇(右)与陈姝里签书会吸引了不少读者(周月英摄)

「目前我还没听说台湾有艺术总监这样的角色,让每本书的艺术价值或原创性跳出来,呈现它最原始、最漂亮的样子。我在波隆那书展会场买了一些书,是所有细节都到位的作品,不管纸张、装订、字体设计等,都在帮这些书传递它们的主题。如果细节没有顾到,这边扣分、那边扣分,最后得到一本只有60分的书。虽然业界一定有很多现实状况与考量,但我会觉得很可惜。」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介休L点生活|集本地资讯网站|互动媒体社区网|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