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消费 >前进国际2.策略》如何将台湾推向国际?给官方的建议与提醒 >

前进国际2.策略》如何将台湾推向国际?给官方的建议与提醒

   时间: 2020-06-19   来源: 生活消费 阅读: 967
前进国际2.策略》如何将台湾推向国际?给官方的建议与提醒

近年台湾图画书创作在国际一再交出亮眼成绩,2019年波隆那儿童书展开幕前夕,特别製作「前进国际,台湾原创图画书,出发!」专题,从政策、观点、人物与版权等不同切面,纵横观照台湾文化创作环境及对外的竞争实力。

【编按】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童书出版呈现前所未有的荣景,年产值连续10年以两位数增长,是整个出版界最具活力、最具潜力、发展最快、竞争最激烈的出版板块。中国积极经营自己的品牌作家、品牌作品,更进一步与国外插画家合作出书、合作办出版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係、举办中国的国际童书展、设立中国的国际儿童文学大奖……

在〈从门外汉到IBBY主席,中国童书界如何攻下安徒生大奖〉文章里,我们检视了中国十几年来积极将原创图画书推向国际舞台的操作与发展过程。其中的策略与思惟,有哪些是值得台湾借镜学习的吗?本文是资深儿童文学评论者柯倩华的分析与建议。

口述:柯倩华(儿童文学评论家、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顾问)
整理:阿多利


中国当然有政治限制出版自由的问题,但他们也有素质很好的专业人士。当确立目标,且非达成不可时,这进步是很快的。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值得警惕与学习。

我们常希望台湾可以国际化、可以走出去,那需要有明确的目标和策略。文化部不是不愿意做,只是通常不知道该怎幺做,我们需要的是更长远、更周全的规画。

中国订定的目标是长期、可行的。不像我们,常常必须马上或至少第2年就要看到成果。我们虽然不可能像中国一样採取中央集权的做法,但我们必须想一想,是不是要有分级制度。譬如体育界,得过什幺奖、参加过什幺比赛、国内赛还是国际赛,给予的奖助是不一样的。

我们也应该关照盘点一下,我们拥有哪些国际级的作家:谁卖出了国际版权,或者跟国际出版社有过合作经验;有些人也许只差一步,欠缺临门一脚。




2017年波隆那儿童书展台湾馆设计图(书展基金会提供)

扶植国家代表队,或雨露均霑照顾每位创作者?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打进国际、行销国际的话,那是很现实的,讲求的是竞争力。应该把更多资源放在已具竞争力的人身上,为他们补上那欠缺的临门一脚。因为现今台湾的创作者之所以能站上国际殿堂,大多是在没有奥援的情况下,通过来自全世界的高强度竞争。

譬如几米,已是台湾国家级的重要文化资产。在没有任何外力支持与造势的情况下,他之所以能具备高国际知名度,仰赖的全是个人作品的深厚竞争力。那幺,我们能不能关注这件事情,让他在国际市场上拥有更完整的战备呢?

几米现在有越来越多国际的邀约,常需要出国演讲、介绍作品,但他长年缺乏随行翻译。对台湾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不管是书面翻译或者口语翻译,若真要走向国际化,请派一个随行的专业翻译给他吧,而不是放着不管,要他自己想办法。




几米(前排中)在国际书展的场合,是众所瞩目的创作者(林盈志提供)

我们不可能请画家自行增进语文能力,因为这不是画家应该担心的事;请出版社处理吗?这也不是编辑的责任。但如果只在当地找个「略懂中文」的人,也常常造成灾难。在类似国外书展这类文化交流场合上,官方预算如何分配?能不能为国家代表队备齐必要的装备呢?

过去我们常陷在「要扶植国家代表队,还是雨露均霑照顾每个创作者」的选择中,但这两样是可以同时并存的。民间可以享受自由自在,拥抱多元文化,但政府则必须确立目标,对外一致地达成文化输出,这两个方向并不冲突。政府要有更加明确照顾国家代表队的决心,不需顾忌民主价值被破坏的问题。

良好的翻译及有效的宣传策略

从曹文轩得奖的例子,我们看到,其中很重要的关键是翻译。

对外推介我们的作品时,译文究竟是看得懂就好,还是必须优美动人?很可惜,目前台湾大多秉持「够用就好」的心态。这方面,出版社并不愿意投资。譬如为了参加国外书展,要求出版社提供英文翻译,出版社常觉得主办单位是在找麻烦。而且最后提供的翻译也并不合格,只具粗略形式,无法引人入胜。

真的要走向国际,不能只是让对方听懂就好。翻译,一定要有竞争力。

台湾并非没有优秀的翻译人才,比如台北国际书展的各种论坛,找来的口译人员都可称一时之选。只是,目前官方或出版方都没有聘雇他们,跟随我们的重要创作者,向国外推介他们的作品。




在国际书展中,翻译人员往往是重要的一环(2019台北国际书展,摄影:吴致良)

提高翻译品质的另一种作法是更长期的规画,在当地寻找适当的口译人员。

此外,对外宣传时,国内出版社可能因为训练不足,或还未掌握到诀窍,经常以文青式的语言介绍作品内容。许多单纯舖陈剧情的文字,经过翻译后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样的作品我们也有,有什幺稀奇呢?

数据,其实是最直接的武器。数字容易辨识,譬如要推广林良的书,必须说明他在台湾出版了多少年、销售多少册、拿了多少奖、有多少书得过奖。数据是最实际,也最容易吸引人的介绍。

找到关键的人,将製书技术向内转移,也将台湾推向国际

另一个要强调的是「国外技术的向内转移」。书籍製作,从作家的艺术创作到编辑角色的加入,仰赖眼界与相应的技术。台湾绘本的图像构成,在「技术面」经常被忽略。

中国的书展活动邀请外宾时,重点都在「推销自己」,台湾书展则一直将自己放在消费者的位置,这是台湾童书出版社应该要思考的问题。

书展可以扩展视野,指的是读者看书的标準越来越高,阅读越来越宽广,但这些尚未转换到创作的层次上——我们并没有因为翻译书,而提高自製的能力。基本上,台湾的书展仍然停留在销售的层次。




国际图画书的评审会场,翻译会是关键因素(来源:波隆那书展官网)

台北国际书展请来许多外宾,其中很多人可能也来过好几次,但他们对台湾的作品有更多认识吗?国际出版商有因此更全面或更深刻地认识台湾作家吗?没有,因为没有这种设计,故也不抱此想。他们主力在销售自家作品,行程满档,然后就离开了。

今天我们花了钱请外宾来到台湾,应该稍微想一下:什幺人具有国际影响力?对认识台湾感到兴趣?应该不是创作者。坦白说,很多国外创作者大多目的在推广自己的作品,鲜少有兴趣认识台湾的作品。

目前书展的主力都放在出版社、及台湾出版商引进的国外作者。其实我们找来的外宾,也应该着重在版权经纪人,或者常在寻找题目、需要认识不同文化的评论家。能将台湾作品推向国际的人,必须也对认识台湾文化感到兴趣,至于关键名单,则需慢慢筛选,这可能要连续做3、4年才能看到效果。




2018波隆那书展插画展入选作品陈列在平台上(周月英摄)

国际书展应该将更多资源,放在让外来出版人认识我们的作品,而这是需要妥善规画和设计的。书展基金会曾经在台北国际书展期间,安排来台的国外插画家到3馆进行参访,带他们去拜访台湾的出版社,让他们对台湾的原创出版品有更多认识,可惜这项活动并没有持续。

去(2018)年书展基金会找法国的艺术总监卡密.巴岱(Kamy Pakdel)在工作坊上提供专业讲评,效果很好,一方面他的眼界宽广,另一方面他的沟通能力很好。这些国外专家来到台湾,把他的Know-how教我们,帮我们解析作品,等于是代替、弥补了编辑及艺术总监这个环节的不足。

可惜因为经费的关係,目前的操作方式很简单:创作者带着作品过来,由专家一对一提供意见,时间不长,只有半小时。如果我们觉得这是重要的,类似的事情就要做大,而且应该开放让更多人参与旁听。多一点这样的设计、多一点时间,我们技术层面的能力才会增加。不只是创作者的那本书有机会变得更好,编辑也可以学到如何扮演编辑的角色。




卡密.巴岱于2018国际书展童书论坛(台北书展基金会提供)

借力使力,与国际出版社合作

那些欠缺临门一脚的作家,他们都有对外的经验,有卖出国外版权或者曾经跟国际出版社合作。这些国外出版社就应该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有直接利益,因为那是他们的书。

譬如去年几米在义大利大受瞩目,因为义大利出版社很用心在推销。当地的出版社最清楚怎幺在当地操作,而且最容易、最方便,善于跟这类国际出版社合作,跨海经营,会得到更有利的施力点,海外市场的经营也会相对容易些。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介休L点生活|集本地资讯网站|互动媒体社区网|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