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消费 >哑巴儿子杀死对母亲不轨的人,我在他家捡到一个用过的「套」,发 >

哑巴儿子杀死对母亲不轨的人,我在他家捡到一个用过的「套」,发

   时间: 2020-06-25   来源: 生活消费 阅读: 660

哑巴儿子杀死对母亲不轨的人,我在他家捡到一个用过的「套」,发

1

,除夕夜临近,而我却要留守值班,毕竟整个刑警大队就我一个还没有结婚。

大队长告诉我,若是到了八点,没人报案的话,我就可以回去陪家人了。过年嘛,团圆才是本意,何况这幺一个小县城,也出不了什幺幺蛾子。

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七点多了,春晚都快开始了,我收拾好东西,準备回家。

办公室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那是我退伍前留下的最后一张军装照,想想到如今四年过去了,这四年仿若还没有军队里的一年过得充实。

是啊,这个偏僻落后的小县城,能有什幺惊天大案发生呢?

想当初父亲託人托关係把我送进刑警队里,不过是圆我一个侦探梦。可到如今我几乎都没查过案,四年来唯一让我值得一提的,就是那次抓捕一个跨境罪犯。

从南方城市逃到我们县城,为了抓他,我中了一刀,差点捅到肺部,不过换来的是一个三等功,和一个中队长头衔。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日益发福的身体,略有一些慨叹。我是个懒人,没有被逼迫,根本不会去锻炼,现在想想,军队确实是个适合我待的地方,而这个无所事事的刑警队,简直就像是慢性毒药,而我正在慢性自杀。

「叮铃铃」一声,我看了看时间,八点了,是时候回家了,转眼一想,不对啊,挂钟怎幺会响了呢?回头一看,居然是电话响了。

我接起电话,是桃花源乡派出所打来的,那人是个结巴,断断续续地告诉我,他们那里出人命了。

居然出了人命官司,我竟然还有些兴奋,急忙给大队长通报一声,然而大队长关机了。我想来想去,总得叫人去查案,于是一个个电话拨通喊人,最后只来了四个,都是协警。

剩下的要幺不接电话,要幺非要推迟查案,说是过年了,总得休息几天,先把尸体封存了,三天后再查不迟。

我心里忍不住暗骂了几句,这群坐吃等死的家伙,根本没有一点破案意识。三天后再查,兇手都跑回姥姥家了!

2

我们五个开车前往桃花源乡,那四个协警年纪都不小了,大都四十多岁近五十了,来做协警也不过是为了挣口饭钱。

毕竟这小县城不比大城市,没那幺多罪犯,更不需要他们拚命,平时都是被当做苦劳力,帮忙在队里干活。今天出了案子,他们也觉得新鲜,于是才答应和我去查看。

开车的那个外号老蹄,个子不高,黑瘦黑瘦的,曾经在市里开公交,只是因为屡次超速,被开除了,不过开车的技术倒是没得说。

年纪最大的那个姓常,我们都叫他老常,他也当过兵,不过他是负伤被迫退役,到现在腿都不麻利,好像是因为一次抗洪救灾,他被洪水带走了,一路漂出去十几里,把腿弄瘸了。

年纪最小的那个也四十了,因为秃顶,索性剃了个秃瓢,所以外号秃子。

剩下一个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地躲在角落抽烟,我们都叫他烟鬼。

虽然我和他们相差十来岁,不过并没有什幺辈分差距,互相之间见面也都称兄道弟的,没想象中那幺熟,却也不生分。

一行人急匆匆来到桃花源乡,派出所出了两个人带我们去勘察现场,一边走一边给我们介绍案情。

带我们前去的是一老一少,少年只管带路,老人却是给我们讲了一些已知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七点半,派出所接到一个女人报案,说是死了人,问清楚地址后,派出所的人就去了。去了之后一问,原来是那个妇女的儿子失手杀了人,用一块砖头砸死了一个男人。那男人就死在他家床上,至于杀人动机,那妇女说是因为那个男人正在强姦她,自己的儿子才动了手。

老人虽然说得散乱,不过大概信息我知道了,按照他所说,应该是儿子看见母亲被人强姦,一气之下拿起砖来把人砸死了。

事情就这幺简单,对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感觉我们就白来了,一点儿难度都没有啊!

不过,具体还是要到了现场才知道。那家户离得并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篱笆院里围满了人,都是来看热闹的村民。

我急忙把人都赶走,这要是破坏了现场就糟糕了,不过还好派出所的人不傻,派了个人守着房间门。

这家人很穷,房间里十分破旧,甚至墙皮都有些脱落。一个男人的尸体半躺在床沿上,后脑勺流出一滩血,上身穿着衣服,裤子却耷拉在脚腕上,露出赤裸的屁股。

3

看现场倒是有些像强姦案,老常找来几个人询问。

村民告诉我们,这个男人叫李大头,就是桃花源村的,不过住在村东头,靠养羊为生,家里有几十头羊。

而这里却是李玉锁的家,老婆也是本村的,叫李慧莲。他们有个儿子,叫李文,但是这个儿子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这就是从村民口中得来的消息,不过此时我们并没有见到那个李慧莲和李文,也没有见到李玉锁。派出所的人告诉我们,李文在杀人过程中无意打到了李慧莲头上,现在正在卫生所包扎呢。

至于李文,杀了人之后彷彿惊吓过度,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见人就动手。派出所的人无奈之下给他注射了镇定剂,也在乡卫生所。

看来一会儿还要去乡卫生所了,不过现场还是必须要再查看一番的。我们没有什幺科学仪器,只能用肉眼去观察。

李大头的死因很明显,就是后脑勺上的伤口致死的。我让秃子带上手套收集了一些死者血液,而我在墙角找到了作案工具,一块带有血迹的砖头,我用塑料袋封装起来,一起交给老蹄。

秃子收集完血液后,我们把李大头的尸体抬到地面,除了血腥味,他身上还有一股羊骚味。老常指着尸体的裆部说道:「他应该留下了证据。」

我靠近床边,在地面上果然有几滴白色的混浊液体,只不过被鲜血覆盖,很难看得清楚,而且根据这个量,应该大部分都留在那女人身体里了。

如果把那部分提取到,证据就算是有了,只要认定是强姦,李文就可以判无罪。何况这孩子还是个哑巴,我也不希望他后半生受牢狱之苦。

现场仔细勘察过后,我们打算去乡卫生所,李慧莲身体里可能还存在着最关键的证据,此事不能懈怠。至于李大头的尸体,暂时先留在这里,让烟鬼看着。

老蹄开车带我们去了乡卫生所,还没进门,我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哭喊声。

一进走廊,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被一个绑着绷带的女人揪着头髮,旁边几个人都拉扯不开。我急忙让老蹄和秃子上去帮忙,才把人拉开,关进了病房。

那女人应该就是李慧莲了吧,看上去三十来岁,在这穷乡僻壤也算有几分姿色,怪不得引得男人强姦呢。

那个被揪头髮的中年男人见到我,说道:「你们是县里来的人吧,我姓李,是这里的派出所所长,刚才那个女人就是李慧莲,不知道她受了什幺刺激,一直哭哭啼啼的。我本想审问两句,没曾想她跟我急了,又打又闹的,让你们看笑话了。」

我笑了笑,说道:「李所长说的什幺话,我们可不是来看笑话的,这案子看似简单,但也得有证据不是,我们猜测这个李慧莲身上就有证据,不过看情况,她可能不会配合啊!

老常这时候说道:「也不一定,她闹腾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要是告诉她有了证据就能救他儿子,那她应该会配合的。」

我听老常说得有道理,于是说道:「那你去试试呗?」

老常这人心善,长得也慈善,要是让秃子和老蹄进去,非把他们当强姦犯不可,而我看起来年纪太轻,说话可能会让人觉得没分量。

老常推门而入,然而不到三秒钟,他就被打出来了,女人撒泼,任谁都不好使。不过这时护士告诉我,已经给她打过镇定剂了,过不了十几分钟应该就会睡着的。

趁着这十几分钟,我和李所长打听着这李大头和李慧莲两家的事。

先说李大头吧,这人好吃懒做,以前经常偷鸡摸狗,为邻里村民所不耻,也是派出所的常客。

直到前几年爹妈接连去世,就留给他一群羊,他才安稳了一点,靠放羊为生。而三年前羊肉价格飞涨,他也赚了一笔小钱,娶了个外地媳妇。不曾想那媳妇是骗子,嫁过来住了半年,偷光了积蓄就跑路了。

至此李大头又回到原来的样子,偷鸡摸狗,骗吃骗喝。

乡里也是拿他没办法,只好众筹了一些钱,给他买了几头羊,让他再安生一点。

这才两年,他就把那几头羊变成了几十头,其实也是有些能耐的。

不过,虽说这李大头劣迹斑斑,但是要说他强姦妇女,倒也有些让人惊讶的。毕竟以前也没听说过他敢对哪个妇女出言不逊,而村里的女人又大都泼辣,没人敢惹。

说到这里我也信了,从李慧莲身上都能看得出来,太泼辣了。

相比较李大头,李玉锁就简单多了,他常年不在家,在市里卖劳力干活,毕竟儿子是个哑巴,他要多赚钱养儿子一辈子。就连今年过年都没回来,要不然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再说李慧莲,家就在本村,不过父母也已经双亡,嫁给李玉锁当年就生了哑巴李文。得知孩子是个哑巴,李玉锁从那时候就开始进城打工,而李慧莲一个人在家里照顾儿子,还种了两亩地。

至于李文,天生哑巴,没上过学,不会写字,今年大概十五六岁。

4

我去病房看了一眼李文,头比一般人都大,脸上傻傻的,看上去就像有天生的智力障碍一般,此时正在梦里傻笑着,一排参差不齐的牙齿露了出来。

我没有再看下去,老常告诉我,李慧莲已经睡着了。但是女护士告诉我们,我们想要的证据,竟然没找到!

这不应该啊?

我心里有疑惑,难不成现场没仔细查看?

还是说李慧莲自己清理乾净了?

我找到李所长,让他把当时派去查案的人找来,李所长说是他亲自带队去的,有什幺问题问他就行。

我没想到,这所长比我们大队长都要敬业,心里多了几分敬佩,说道:「你们去到李慧莲家时,情况是怎幺样的?」

李所长想了想,说道:「当时李大头就趴在床沿上,半个身子在地上,半个身子在床上,而李慧莲蜷缩着躲在床角哭哭啼啼的,用被子捂着身子,额头上还流着血,哑巴李文则蹲在门后,抱着头捂着耳朵,害怕得颤颤发抖,我们一进门他就发了疯一般,我让三个民警才把他制服。」

李所长还要继续说,不过被我拦住了,我脑子里在徘徊,如果说像李所长所说的,李慧莲当时哭哭啼啼的,甚至于有些失魂落魄,那她肯定没有时间也不会想到去处理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莫非李大头强姦未遂就死了?

可是,当场发现的液体痕迹确实存在啊,何况李玉锁没回家,肯定是李大头的啊!

我叫来老蹄,让他把我们收集的血液样本等证据送到市里,儘快给个结果。

老蹄走了,老常和秃子坐在长椅上抽烟,秃子见我眉头紧蹙,问我,「小楚,这案子应该就是那幺一回事,你那幺认真干什幺,难不成还另有隐情?」

我呵呵一笑,说道:「希望没有吧,不过第一次查人命案子,必须谨慎一点儿,不能在咱们手里出了冤案。」

閑聊了几句,李所长又带人来了,竟然给我们带来了饺子,我这才想起来,年夜饭都还没吃呢。

我先给老妈打个电话,告诉她出来办案了,回不了家。老妈却说她和爸早就睡了,根本没等我。

挂了电话我才发现,已经夜晚十一点半了,马上就要进入新的一年了。

我们几个开始吃饺子,李所长说给我们找了住处,晚上休息一晚,明天再接着查。我虽然没那幺累,可关键的两个人都睡了,我也没办法再查下去,于是答应了。

我们就在卫生所的病房里睡了一宿,这里有暖气,比普通家户里还暖和,不过早上醒来时我才想起来,烟鬼还在李慧莲家里呢!

我正打算给他打电话,却听到楼道里又传来吵闹声。一出门,又是那李慧莲,正在那里撒泼,李所长几个人远远地看着,也不敢靠近,生怕她一头撞死在墙上。

我和老常走了过去,老常开始和昨天一样劝说,而我却开始起疑了。这个女人就算受到了迫害,就算心里知道儿子失手杀了人,一觉过后也应该清醒了,怎幺还闹呢?

我正怀疑,老常竟已经把她劝服了,她心情安稳了下来,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只是一直哭哭啼啼地抽泣着。

我走了过去,问她,「我问你答,实话实说,如果真的是正当防卫,你儿子就是无罪的,死去的李大头也是他罪有应得,听清楚了吗?」

她点点头,不过还是一直哭,我连着问了几个问题她也不回答,就是哭。我也没办法了,只能让护士再次把她送回病房。

与此同时,李所长告诉我,李文也醒了,不过他是个哑巴,问不出什幺话来。

话问不出来,信息还是可以得到一些的。于是我找到他,看着他蜷缩起来瑟瑟发抖的身体,我也有些心软了,说道:「孩子,别怕,我问你几个问题,对的话你就点头,错就摇头,行吗?」

他睁大眼睛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头。我为了确认他确实神志没问题,就问他,「你叫李文,今年十五岁,对吗?」

他点点头。

我继续问,「昨晚你看见李大头欺负你妈妈,所以才拿起砖头打他,是吗?」

他犹豫了一下,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要是个正常人,我肯定会认为他说谎了,可是现在我也有些不确定,便继续问,「你在打李大头时不小心打到了你妈妈,对吗?」

李文这次没有犹豫,匆匆点头,可我却越来越怀疑了,总感觉这个案子有些不同寻常。

接下来又问了几个问题,李文都是点头,好像是被人教过的,回答都不经过思考。

看来情况越来越複杂了,我们需要二次勘察现场。

5

老蹄还没回来,我们找李所长借了一部车,前去李慧莲家里。因为李慧莲家住得高,车子就停在一个陡坡前面。开车的司机是派出所的人,对这里比较熟悉,很自然地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一下车,却在脚下发现了一个东西,一个用过了的避孕套,里面还有乳白色的液体存在。

我抬头看了一眼墙的上方,正是李慧莲的家,这不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证据幺?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李大头强姦妇女居然还带了套子,这说明他準备很充分啊!

还是说,他和李慧莲是通姦呢?

通姦两个字眼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似乎一切也说得很明白了,甚至哑巴李文根本就是发现了母亲与人通姦,才痛下杀手,而且还打伤了自己的母亲! 

虽然这样想似乎更合理,到我却潜意识里不愿承认的。毕竟这样一来,哑巴李文就是蓄意杀人了,虽然未成年,但同样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我忍心把这样一个残障少年送进监狱吗?

我大脑里开始变得混沌,不过还是把那个套子用塑料袋封装起来,装作什幺都没有发生,跟着他们去了李慧莲家。

一进门,我们就看到一夜未睡的烟鬼正守在炉子旁,眼睛都肿了。他守了一夜尸体,早就累了,我便让他去卫生所休息。

我和老常继续在房间里搜索,可这里的家具就那幺几件,怎幺搜查都找不到什幺有意义的证据。至于李大头的尸体,基本上也可以处理掉了,在这房间里放了太久,会发臭的。

6

到了下午的时候,老蹄回来了,检查结果很明确。那精液痕迹确实是李大头的,而那砖头上存在的也是李大头和李慧莲的血迹,案情中没有第四个人出现过,该下定论的时候了。

我们返回卫生所,路过李文房间的时候,我看见他正对着我笑,虽然还是很傻,却让我心头一紧。

我找到李慧莲,她总算平静了下来,找了个单独的房间,我开始审问她。

「姓名?」

「李慧莲。」

「年龄?」

「35。」

「昨晚李大头何时来到你家的?」

「七点多吧,他说他家电视坏了,想在我家看春晚,我男人又没回来,我就不答应,没曾想他居然动了邪心,把我按倒在床上……」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我急忙换了个话题,「别哭了,现在最关键的是你儿子,说说你儿子吧,当时他怎幺做的?」

一提她儿子,她哭得更伤心了。没辙,我只能等到她哭过后,继续问,她这才恍恍惚惚地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推开门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块砖头就砸李大头,几下下去李大头就昏死过去了。小文砸得发了疯,我怕他杀了人,就想阻拦,结果把我也砸伤了。」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小文吓坏了,躲在门后,我也吓得不轻,躲在床角。再后来我发现李大头死了,才赶紧报警。」

「那从李大头施暴到李文闯进,大概经过了多久?」

李慧莲摇摇头,说不记得了,李文本来是出去和别的小孩子一起放炮玩了,至于什幺时候回来的,她也不知道。

我一拍桌子,「你撒谎!现在冬天,七点时天色大黑,别人家的孩子都回家準备吃饭了,你儿子和谁去玩?」

「他,他,他……」李慧莲慌了,眼神四处飘散,嘴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从包里拿出来那个封装起来的避孕套,看着她说道:「这个东西你熟悉吗?」

看到我手里的东西,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说道:「我不认识!」

「那好,我们现在就送市里,检查一下里面的液体是不是李大头的,顺便检查一下上面是否有你的指纹!」

「你?你还想怎样?」李慧莲指着我,「非要把我儿子害死你才高兴吗?」

我摇摇头,问道:「那你现在能告诉我还认识这个东西吗?」

李慧莲刻意又瞅了一眼,「说,可能是李大头那淫贼用的那个吧,我嫌它脏,扔到了门口的坡下。」

我叹口气,说道:「以后好好对你儿子和丈夫,莫要再招惹是非了。」

7

案情定性为李大头强姦而李文属于正当防卫,这是我的决定,一切为了保护这个哑巴少年。

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看法院的判决,大队长随口夸了我几句,就让我把整个案情写下来,做个彙报。

由于李文情况特殊,所以由李慧莲陪同等候法院开庭。期间我给李所长打了几个电话,询问李玉锁的情况,可李所长告诉我,李玉锁的电话打不通,根本联繫不上。

这真是奇了怪了,我赶紧把卷宗整理完毕交给了大队长,然后开车去了市里。

打听到李玉锁打工的地方,我只身一人就去了,找到他的工友一问,却都说他早就回家去了。

腊月二十八那天走的,他们这些人里只有他一个人离家近,大年初三就要开工,所以其他人都没回家。

我突然间陷入沉思了,这李玉锁怎幺又失蹤了呢?

我没有回县城,直接去了桃花源乡桃花源村,我在村里打听李玉锁的消息,可没有一个人说见过,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过周围的邻居倒是知道不少其它的事情,她们说李玉锁这个人特别老实,经常让李慧莲欺负。

想当初结婚却是奉子成婚的,结婚七个月,儿子就生了,本来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挺好,结果儿子天生哑巴,这才导致李玉锁这幺多年在外拚死干活挣钱养家。

说到独守空房的李慧莲,周围的邻居褒贬不一。有人说她年轻的时候仗着模样漂亮,在村里和好几个男人勾勾搭搭,但又有人说她结婚后就一直很守妇道,从没见过和别的男人走得近过。

显然双方的话都不可全信,于是我改问李大头和李玉锁两家的关係,他们还没说,我就接到了电话。是老常打来的,告诉我一个很糟糕的消息,李玉锁的尸体被找到了。

我赶了回去,却看到李慧莲正扑在尸体上哭,声音挺大,就是看不到掉眼泪。我心里一惊,糟了,这李慧莲要是干了潘金莲的事,那岂不是案子要翻?

我匆忙找到大队长,问他要回卷宗,借口是案子出现了新情况,可能会让结果大变。

可大队长却告诉我,卷宗已经审批并且交到了法院,当时我且信了,可后来一想,他那幺懒一人,怎幺可能那幺快审批上交呢?

根本就是故意不给我的!

我心中气愤,可又无处可撒,谁让我做假案呢?

关于李玉锁的死,查得很快,因为市里派了技术科来帮忙,很快就找到了兇手的指纹,以及兇器。

剩下的工作就是指纹对比了,我把李大头的指纹递交上去,一比对,完全吻合。

于是案子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大队长直接把李文和李慧莲关押起来,分别审问,我没有机会参与,但他们毫无所得。

我知道李慧莲定然和李大头是通姦,否则李大头没必要杀掉李玉锁啊,无论怎幺去猜测,都绕不出这个圈子。

可是证据呢?

一个避孕套能成为证据吗?

而那些村民也都说过了,李慧莲和李大头分别住在两个村头,都没有见过他们来往,又如何作证呢?

我脑海里想来想去,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哑巴李文!

他定然是看到了真实情况才动手的,可是我怎幺让他实话实说呢?

8

本来大队长取消了我参与此案的资格,不过我还是让老常放我进去见了李文。

我打开录像,準备把我们的谈话记录下来,以作呈堂证供。

李文见到我,已经不再害怕了,反而目光积聚,像是散发出一道光。

我说道:「你父亲死了,你知道吗?」

他点头。

「兇手是李大头。」

他再次点点头。

「兇手也是你妈?」

他沉默了,然后又开始摇头,不断地摇头。

我继续说道:「孩子,你父亲已经死了,可是他死得心不安啊,只有真相大白,才是对他最好的报答,你现在告诉我,那晚你是不是看到了你妈妈和李大头通姦了?」

说出通姦两个字,我都觉得心情压抑,更别提对着一个孩子了。

不过他总算给了我交代,咽了口唾沫,然后点点头。 

我继续问:「那你知道你妈妈参与杀害你父亲吗?」

他摇摇头,用手势告诉我,他听到了李大头和李慧莲的谈话,才杀进去的。

于是我问:「李大头是不是说他已经杀了你爸爸?」

李文点头,眼泪也同时流了下来,趴在审讯桌上哭了起来。

我把录像拿好,让老常给大队长送了去,并且请了几天假,回家里休息去了。

后来老常打电话告诉我,李慧莲招了,是她怂恿李大头杀了李玉锁的,至于原因,她不曾说出口。

过了一段时间,法院做出了宣判,不过我却没有听到宣判结果,期间李慧莲挣脱了警务人员,扑到我身上,狠狠咬了我肩膀一口。那眼神里全是憎恨,似乎在恨我出尔反尔,当初明明答应她,保护她的儿子。

可是当初我也不知道,她和李大头还谋害了亲夫呢?

9

案子就这样结束了,至于我刚开始案子定性错误,上级也在大会上做出了批评,并且罚我做检讨,停职反省一个月。

我庆幸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我犯的错误比这严重得多。

同时我正好有时间陪家人了,当然还有女朋友,要是再不陪她,估计就要分手了。

一个月后,重新回到岗位之上,老蹄见我来上班了,把我偷偷叫到角落里,告诉我李慧莲一头撞死在墙上,抢救无效死亡了。说完又递给我一张纸,说道:「我偷偷複印的,你自己看吧。」

我打开一看,是一张亲子鑒定书,李文,竟然不是李玉锁的儿子!

这也就找到李大头杀李玉锁的缘由了,李玉锁倖幸苦苦十几年,养的却是别人的儿子,若是见了那个人,肯定恨不得杀了他,而李慧莲得知李玉锁去做亲子鑒定,肯定会告诉李大头。

李大头先下手为强,趁李玉锁不知道那个人就是自己,于是成功杀害了李玉锁,回到村里后又偷偷跑到李慧莲家里偷情,却被李文听到他杀害自己父亲的事,于是破门而入,将李大头杀死。

这也就能解释李慧莲刚开始发疯那幺长时间了,儿子杀死了亲生父亲,她岂能不疯?

后来我又去监狱里探望李文,看着他硕大的头颅,实实在在和那李大头有些像。但他却告诉我,他更愿意相信,李玉锁才是他的父亲。

曾经的旧事已经不可能查得清楚,不过就像李文所说的,相信自己所认为的,也就没什幺对错之分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介休L点生活|集本地资讯网站|互动媒体社区网|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