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消费 >未来城市:香港如何脱离欺凌之都? Band 1学校无欺凌,你 >

未来城市:香港如何脱离欺凌之都? Band 1学校无欺凌,你

   时间: 2020-07-16   来源: 生活消费 阅读: 223
未来城市:香港如何脱离欺凌之都? Band 1学校无欺凌,你(表1)未来城市:香港如何脱离欺凌之都? Band 1学校无欺凌,你(表2)未来城市:香港如何脱离欺凌之都? Band 1学校无欺凌,你未来城市:香港如何脱离欺凌之都? Band 1学校无欺凌,你

香港每年到了学期中,总会爆出一两宗校园欺凌(以下简称欺凌)事件,出现的场景包括中学、小学,甚至大学。过去几年媒体其实都有不少报道,每次出事后,教局官员都会强调对欺凌事件零容忍,又会重申有标準流程及一系列校园计划,来处理及预防欺凌事件。无独有偶,最近马鞍山两间中学先后爆出欺凌事件,可能因为接二连三流出欺凌影片,再次受公众高度关注。

成绩光鲜背后,不同类型欺凌频生

究竟香港欺凌问题有多严重?不少民间关注组织都指非常严重,教育局根据官方资料,今年2月在立法会回答问题时,强调由2013至14学年「约250人」,「下降至2017至18学年约200人」。不过,最近媒体就披露,其实这已较2016至17学年的124宗激增62%。

在这问题上,2015年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ISA),通过调查72个国家和地区的540,000名学生(香港区由中大何瑞珠教授主持),给我们一个整体图像。研究中,东亚各地区学生的数学平均成绩包揽了所有参与计划地区的前7名;其中,香港学生的数学和阅读成绩位列第2,科学为第9。然而,东亚学生光鲜的成绩单背后却隐藏着较为严重的欺凌问题,除韩国与台北外,新加坡、香港、澳门、日本、内地(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每月「至少数次受到欺凌」的学生比例皆高于20%,亦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值(18.7%)。值得关注的是,香港的欺凌比例是所有参与PISA 2015的地区中最高的:有近三分之一的香港学生(32.3%)回应自己每月至少数次受到欺凌。

屡传欺凌事件 当局没高度关注

这个不名誉的世界第一,其实已经不断被媒体及论者点出,但似乎都未能得到当局高度关注,直到年初的中学欺凌事件影片在网上疯传,才将此问题再次摆在公众面前。其中一涉事中学是一间颇受公众注目的第三组别(Band 3)学校,因此不禁令人怀疑欺凌是不是学业水平较弱学校的特有现象?此外,如果将欺凌这一大的概念细分为不同的欺凌类型,那幺在不同学业水平的学校,中学生所受的欺凌在类型上又有怎样的差异呢?

由于PISA数据中没有划分香港中学的成绩组别(Banding),因此,我们以香港各中学学生在PISA 2015中的数学平均分为依据,将参与PISA 2015的138所香港中学分成高、中和低学业水平三类。表1所示为按学业水平划分的香港三类中学中,受到不同类型欺凌的学生比例。总的来说,在所有类型的欺凌中,曾在一个月内数次被同学取笑过的学生比例最高,达26.2%;而在一个月内数次受同学威胁的学生比例最低,为6.9%。受过其他类型欺凌的学生比例则介于8.3%与10.3%之间。

缺乏学习动机被教师不公平对待

如果我们将不同学业水平的三类学校比较来看,第一,我们发现三类学校皆有非常高比例(约1/3)的学生在一个月内数次受到至少一种类型的欺凌。换句话说,香港欺凌问题并非集中在低学业水平中学;相反,在不同学业水平中学都普遍存在欺凌问题,当中「被同学取笑」这种类型的欺凌在不同水平中学均有较高比例(约26%)。即使除去「被同学取笑」这一「常见」欺凌方式,三类学校平均依然有约五分之一学生,在一个月内曾数次受到至少一种欺凌。而与国际比较中,其他类型的欺凌在本港校园出现的比率,也在世界前列。

第二,虽然如此,就读较低学业水平中学的学生,遭遇所有类别欺凌的比例,都是三类中学中最高;这也从侧面说明,低学业水平中学的学生更易同时遭受多种类型的欺凌。综合两点来看:欺凌现象并非所谓「Band 3」学校独有,但在学业水平较为低下学校的出现比例确实较高。

为何变成欺凌之都?

那幺,该如何理解欺凌问题在低学业水平中学较为严重这一现象呢,而不同的校园环境又如何影响问题出现?我们以经合组织PISA 2015报告为基础,将数据由个别学生整合为138间学校的整体值,再估算不同校园环境下的欺凌出现比例,总结出三种可能适用于香港的原因(见表2)。在较低学业水平中学的校园环境,学生一般学习动机较低,对学校归属感的缺失较高,也更易感觉受到教师的不公平对待,欺凌现象会较常出现。篇幅所限,这裏我们只是尝试探讨及提出以上三点因素,之后,我们需要更严谨的统计分析才能对其加以印证;同样需透过和其他地区的比较研究,才能回答香港为何存在世界最严重的欺凌现象这问题。

成绩至上忽视生命品德教育

坊间讨论欺凌问题,一方面多集中于政府政策及学校处理方法;另一方面亦尝试探讨深层次的结构因素,例如香港的升学主义、考试主导、成绩至上制度令学校不重视生命、品德教育。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欺凌问题应该在第一组别的学校更严重。教育界对低组别学校有认识的人,都会知道其实这些学校都明白拼成绩是绝不可能,反而更多集中于管教、德育及生涯规划教育。

「高成绩、低欺凌」隐忧

我们无意为「出事」学校开脱,但我们似乎更应思考,香港教育制度的深层次矛盾,究竟会在不同类型学校,引发出哪些不同类型的问题。试想想,我们以成绩把同学标籤为高中低水平,把能力较弱的集中在一类学校,然后再把一个不适合他们的课程加诸他们身上,同学自然对学校没有归属感,上课也有可能只是「行尸走肉」,学校所能做的其实都只是补镬工程而已。公众其实更关注,在现有制度束缚下,学校能再做些什幺,来补救成绩至上制度所带来的副作用,甚至是否能摆脱制度的枷锁,为同学提供更适切的学习模式和校园生活。

另一方面,学业水平较高学校,欺凌事件确实较少出现(但注意也不是没有),又是否表示一切安泰,不用担心?「高成绩、低欺凌」的背后又有没有隐藏了其他问题?这篇文章,希望借用PISA的丰富数据,将讨论向前推进一小步。

文 // 赵永佳、相楠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RELATED
    心理角度:受欺凌者与欺凌者 制度忽视个人长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介休L点生活|集本地资讯网站|互动媒体社区网|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